新聞中心
救世軍夜展青少年抉擇力調查
與父母關係良好抉擇力越強
上一頁
自2001年起,救世軍在屯門成立深宵外展青少年服務,晚上在區內接觸流連街上的青年。在2015年11月底至2016年1月期間,救世軍就夜展青少年抉擇能力進行調查,在屯門訪問了166名12至29歲的服務對象。調查顯示,夜展青少年整體的「自我控制」能力和「在不同行為上自己做決定的情況和能力」(表二)並不遜色。卻同時發現近四成受訪者並非與原生雙親同住,較香港平均數高出五倍。三分一受訪者的主要照顧者為原生父或母以外人士。而那些與原生父母的相處愈好,其自制力和抉擇力相對較高,可見原生父母的關懷和引導對青少年的成長非常重要。
 
受訪青年認為自己有能力在生活上作出決定(平均得分3.4,滿分為5),他們作決定時會「考慮將來」、「父母影響」和「自己能力」(表三)。作決定的過程中,大部分會衡量決定對未來的影響,超過八成會聽取不同人的意見;多於七成會分析不同選擇的利弊;六成則會衡量自己的能力(表四)。受訪者有信心自己能夠作出正確的決定,可見夜展青少年並非如外界所認為的不顧後果及單憑感覺行事。
 
調查顯示,如果受訪青少年有能力作「自己的財政管理」,他們的抉擇力相對較高。而在財政管理上,父或母是他們的學習榜樣。當他們作與「濫用藥物」和「進行與性有關行為」的決定時,「有相關經驗的人」和「家中的平輩(如兄弟姐妹)」便是其仿傚對象。
 
調查又發現,接近四成受訪者並非與原生雙親同住,較香港在2011年度所進行的人口普查數字(約6%)高出五倍。三分一的主要照顧者為原生父或母以外人士(表一)。可見不少夜展青少年的成長環境較為複雜。
 
當中更值得留意的是,與父親或母親的相處情況愈好,他們在「自我控制」、「父母影響」及「在不同行為上自己做決定的情況和能力」方面均明顯有較高的自我評分,證明原生父母的關懷和引導對青少年的成長非常重要(表五)。
 
個案:岑珈其,26歲
 
演員、導演,組合PlayTime成員,電影《烈日當空》、《點五步》演員,中學畢業後曾從事不同工作,夢想成為演員但很可惜初時仍未找到機會,空餘時間除了踢足球,便是與波友在區內流連。自2006年起接觸救世軍深宵外展青少年服務,參與各類興趣發展活動。其後2007年有機會出道成為演員,演出電影《烈日當空》後開始對短片拍攝、剪接產生興趣。18歲首次執導紀錄片《活在當下》,並獲「第14屆ifva短片比賽」青少年組金獎。多年來從事幕後和幕前工作,演藝事業上時有挑戰,但在賞識他的導演和家人的支持下,繼續迎難而上,勇於追尋自己的夢想。
 
2014年以其專長協助救世軍深宵外展青少年服務推行「活.過.去」計劃,帶領夜展對象製作以濫藥青年心路歷程為主題製作微電影,讓社會以不同角度了解濫藥青年,展現製作團隊的努力。
 
總結和建議
 
  • 相信每個人都是獨特的,而每一個人定必有其強項,在社會邊緣的夜展青年亦一樣。因此救世軍幫助他們發掘潛能,培養興趣,建立自信和正面的自我形象。
  • 夜展青年在作抉擇的過程中會考慮不同因素,亦清楚自己的限制。因此,服務透過提供資訊和知識,促進他們對各項選擇有更全面的思考,以作出更成熟、合適和負責任的決定。
  • 原生父母在青年的成長過程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。與原生雙親同住或受他們照顧,能有助夜展青年提升「自我控制」及「在不同行為上自己做決定的情況和能力」。因此救世軍在接觸青年時,會主動聯絡其父母,幫助他們建立良好溝通,讓父母明白青年的需要。
  • 每人均有獨立思考和行動的能力。鼓勵家長相信青年同樣具備分析能力,引導他們學習作出關鍵決定,尊重他們的想法,從中累積經驗,在正面的氛圍下幫助他們建立自信。
  • 大眾可嘗試以不同的角度看待夜展青年,並嘗試以開放的態度和他們接觸,了解他們的強項及潛能,對他們有新的認識,並作出更正面的評價。

 

調查表一至五

救世軍就夜展青少年抉擇能力...
岑珈其中學畢業後曾從事不同...
與父親或母親的相處情況愈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