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中心
救世军调查发布
男性护老者忧压力爆煲
上一页
政府近年致力提倡「居家安老」的概念,护老者角色日渐加重,但男性护老者人数始终较女性少,过往很少调查研究他们的处境和困难。救世军护老者服务去年进行调查,发现60岁以上和60岁或以下的男性护老者分别有不同的压力及需要;80.6%受访者表示于未来一年有需要使用不同种类及程度的服务;聚焦小组组员更表示难找倾诉对象,长期受压恐产生「爆煲」的潜在危机。
 
调查方法
救世军于2014年8至10月进行了「男性护老者照顾压力及服务需要调查」,访问全港不同地区的男性护老者,内容包括评估照顾压力、抑鬱程度、照顾能力、服务需要、求助模式,以及收集其个人背景资料。访问主要透过电话或面对面的形式进行,收回共204份有效问卷。此外,亦安排了两个焦点小组,以充实是次调查的层面和角度。
 
调查结果
1. 60岁以上与60岁或以下的男性护老者有不同的照顾压力及服务需要
 
  60岁或以下男性护老者 60岁以上男性护老者
风险因素 1. 缺乏亲人支援或亲人支援不足 1. 做儿子的
  2. 与被照顾者不同住 2. 缺乏亲人支援或亲人支援不足
  3. 照顾年期在10年以下 3. 金钱不足够应付日常需要
  4. 每日照顾时间在6小时以下 4. 被照顾者的身体状况较一般同龄的人差
  5. 在职  
 
「60岁或以下」男性护老者以儿子身份为主(佔八成以上)。在这群组中,「缺乏亲人支援或亲人支援不足」、「与被照顾者不同住」、「照顾年期在10年以下」、「每日照顾时间在6小时以下的在职护老者」,有较大潜在风险,对服务的需要亦较高。这与部份人士可能初为护老者,以及护老者是在职人士,放工后要再做照顾工作,或者是不同住的护老者,每日要两边奔走有关。护老者的角色直接影响他们的社交生活,令他们「有苦无路诉」,社交上变得孤立
 
「60岁以上」男性护老者以丈夫身份为主(佔七成),多是主要护老者(佔八成以上),每日照顾时间长(平均13.6小时)。在这群组中,「做儿子的」、「缺乏亲人支援或亲人支援不足」、「金钱不足够应付日常需要」,「以及被照顾者的身体状况较一般同龄的差者」,有较大潜在风险。对这群体力开始衰退的长者护老者而言,护老者繁重的工作直接影响健康。年长护老者很多时不愿麻烦子女,或子女可提供的支援有限,因此较倾向依赖社会服务团体支援
 
2. 最需要的服务
 
80.6%受访者表示,未来一年有需要使用不同种类及程度的服务。其中,「协助日常照顾长者的工作,例如起居饮食、医疗护理、復康运动或护送等」,是男士护老者预计最需要的服务。60岁以上的护老者更希望「介绍认识社区的资源、政府的政策措施,和社会服务机构的支援服务」,以及「在需要作重要决定时能徵询专业人士的意见」。可见实质性 (Tangible) 服务及谘询服务对护老者的支援是不可缺少的项目。
 
3. 负面情绪影响
 
是次受访的男性护老者自评抑鬱程度较低、自评照顾能力亦不俗,但这并不代表男士不受负面情绪影响。诚如聚焦小组组员所言,男士自尊感强及不习惯将感受宣诸于口,难于找到倾诉对象,对于压力倾向默默强忍,发挥「男儿有泪不轻弹」的铁汉本色,不会对人轻言苦况。亦有组员表示,男士较为以解决问题为本,很少会接触自己内心感受,长期受压会产生「爆煲」的潜在危机。其实男性护老者亦渴望得到他人欣赏、肯定及认同,对增强他们的照顾信心及能力感大有帮助。
 
结语
救世军护老者协会第七届干事就职礼刚于2015年1月10日举行,是届干事中共有四位男士,包括主席及其中一位副主席,为历年最多。相信随着「男女平等」、「家庭岗位」等概念愈趋普及,更多男士会担起护老者的角色。其实不论是男性或女性护老者,其为照顾长者所作出的贡献和牺牲均应得到同等的肯定和尊重。护老者协会期望政府带头营造社会对护老者的认同及肯定气氛,以建立一个护老者友善的社会。
 
关于护老者服务
救世军自1988年起开展护老者服务,贯彻「以人为本」及「持续照顾」概念,为护老者及其长者提供适切的服务,以推进护老工作之发展,提高长者之生活质素,促进社会大众关注护老者的需要。
 
 
救世军护老者服务去年进行调...